94697E13-6647-41AD-B84E-5B87FC8AC788_w640_r1_s

歐洲藝博、全球藝術市場年度報告,與一點巴拿馬文件透露的市場秘密

  • 全文收錄於「藝術收藏+設計 2016年5月號」

摘錄「歐洲藝博、全球藝術市場年度報告,與一點巴拿馬文件透露的市場秘密

文|吳礽喻

歐洲藝博雖然沒有直接地和巴拿馬文件風波連結,但TEFAF年度藝術市場報告的數據卻常在巴拿馬文件後續報導中出現。擁有四十年經歷的市場分析師傑克.柏尼司坦(Jake Bernstein)在《VICE》雜誌刊登的「巴拿馬文件如何揭露藝術市場的祕密」一文中指出:「近期藝術市場的榮景,以及它和世界經濟體系中秘密角落的連結,為世界超級富豪的形成提供了更多線索。藝術成為保值的資產,讓國際間知悉門路的菁英們急於將現金存放在安全的港灣。2015年藝術銷售金額超過638億元,其中成交金額最高的藝術區塊成長最為快速。」

藝術市場成長最大的驅動力是累積資產,能夠花費巨款在購買一件藝術品的首要條件是要有人能動用這麼多的資金。TEFAF藝術市場報告統計,約有一半交易都是私下進行,而另一半是經由公開拍賣,但購買者仍可維持匿名。

藝術市場的交易和境外公司隱密的運作方式,巴拿馬文件呈現了兩者之間的連結。當藝術作品以高價從藝術市場被買下,很多時候,都進入了自由港(freeport,又稱保稅倉),避免繳稅與其他規範。世界上最古老的自由港在日內瓦,具有最完備的藝術倉儲與相關的鑑定、修復配套服務。

過去數十年來,現代藝術在拍賣場上屢傳佳積,驚人的成交數字成為媒體注目的焦點,造成這片繁榮光景的轉捩點,是1997年11月在紐約佳士得的「岡茲夫婦收藏」(Victor and Sally Ganz Collection)拍賣。這批岡茲夫婦在生前耗時五十年、200萬美金所收藏的畢卡索、法蘭克.史帖拉、瓊斯、勞生伯格收藏品,最後以拍賣總成交額達2億650萬美金。

這場交易的幕後故事從未公諸於世,而巴拿馬文件資料顯示,這批作品早在拍賣前就已經找到了買主。以賺取匯率差價的約瑟夫.路易斯(Joseph Lewis)是當時的英國首富,他在1997年4月成立了境外公司,向佳士得旗下的拍賣公司以1億6800萬買下了這批作品中最有價值的一部分。這場交易有一個附帶條件,就是拍賣價格高於原價,路易斯成立的境外公司與佳士得就可平分所得,順帶一提,路易斯當時也是佳士得的股東之一。聽起來是一場穩賺不賠的交易,自己的錢還是可以回到自己的口袋,並且順勢炒熱藝術市場與提高股價。

種種現象,幫助報導者不會盲目地在浮誇的成交數字間打轉,真實了解天價數字背後的原因。
雖然巴拿馬文件重擊許多世界政經界財閥,冰島前總理抵擋不過輿論風波而下台,但就如這次資料被外洩的法律事務所莫薩克.馮賽卡律(Mossack Fonseca)所言,一切業務合乎法律,無論是程序或法規上它們都站得住腳。藝術市場的規範相較於其他物質或金融市場來說寬鬆許多,正因為藝術品的價值難以被定義,因此哄抬的背後,成交所得有多少是在做參與者之間的利益分配,很難從檯面上的交易金額看出來。巴拿馬文件告訴我們的故事和貧富差距的社會現象有關,金錢不會平白無故消失,有錢人也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