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Victorian Obsession catalogue_頁面_001

世界大藏家-佩雷斯.西蒙

  • 收錄於「藝術收藏+設計 1月號/2015 第88期 專題:The Perfectionist 翫藝究極.大收藏家」
  • 題目名稱後來被改為:收藏即考古──佩雷斯.西蒙邂逅維多利亞時期的祕密

【世界大藏家】
重溫英國維多利亞時期
--佩雷斯.西蒙(Pérez Simón)談收藏要領
文|吳礽喻 圖版|Leighton House Museum

「世界上所有偉大的博物館都愈來愈豐富,起源往往來自於個人、宗教機構和學校為主的收藏。這些收藏貢獻了知識、創造時間感、撥開過往歷史的迷霧,幫助修復、保存、分類:建立文物起源和歷史遺產的研究體制。」--佩雷斯.西蒙2013年6月11日於巴塞隆納Caixa論壇

▍法國《Paris Match》週刊認定,世上最重要的私人收藏家

佩雷斯.西蒙1941年出生於西班牙北方的阿斯圖里亞斯(Asturias)自治區,小時候隨父母移民至墨西哥,長大後回到歐洲才開始接觸藝術收藏。收藏幫助他了解藝術及歷史的脈絡、決定未來想要資助的藝術領域。

年輕時為了欣賞那些在書本上讚嘆不已的作品,他首次前往巴黎,在羅浮宮裡待了整整五天,從開館到閉館的所有時間,一分鐘也不浪費。他還記得十五歲正值叛逆期、對未來充滿迷惘時,從馬德里普拉多美術館買兩張複製畫。他認為探索藝術所經歷的衝擊和愉悅是深刻的,就如性別與情色的探索必須正視,繪畫所傳遞的濃厚情感自然也令人全神投注。

完成學業之後回到故鄉阿斯圖里亞斯旅行。在歐洲的時候他特意繞過熱門的觀光景點,從畫家的作品來認識當地民情,像是在法國阿爾勒(Arles)感受梵谷曾經居住過的城市,從莫內的畫來重新擁抱自然美景。喜歡參觀美術館的他,印象很深在60年代逛巴黎奧賽美術館的失望,沒有恰當的光線,太重的濕氣也讓牆壁顯得斑駁。

他說:「藝術讓我從苦惡中重獲自由,它根植我心、釋放出我的能量、鍛鍊我的觀察力,讓存在變得和諧,讓我感受到心中細微的聲音,盡情去追求可能的喜樂。」

經濟學與會計的背景讓佩雷斯.西蒙成為卡洛斯.史林(Carlos Slim)的最佳生意夥伴,他們在1976年共同創立卡爾索集團(Carso Group),現已成為墨西哥最大的電信公司,商業網絡遍及世界各地。卡洛斯.史林至今連續四年蟬聯富比士全球首富。

除了擴大事業版圖之外,年過七十的他們這數十年來也致力於社會公益活動,設立大學獎學金,讓數十萬名學生免費就讀大學、設立「共同行動基金會」(JAPS Foundation)推廣文教活動、救助窮人,提供融資讓他們創業,除此之外,基金會已收藏一千七百多件作品,佩雷斯.西蒙為機構總裁。

佩雷斯.西蒙因為電信業而致富,持有超過三千件藝術品,包括達利、哥雅、盧本斯、梵谷與莫內等藝術家之作,也是普拉多美術館、羅浮宮董事會成員,法國《Paris Match》週刊認定,佩雷斯.西蒙為目前世上最重要的私人收藏家。

▍重溫維多利亞時期風采

佩雷斯.西蒙收藏的英國維多利亞時期畫作,在羅馬、巴黎、馬德里巡迴之後,目前落腳倫敦弗雷德里克.雷頓之家博物館,展覽名稱為「維多利亞狂熱:佩雷斯.西蒙收藏展」(A Victorian Obsession: the Pérez Simón collection)。

這次展覽有兩大重要性,首先弗雷德里克.雷頓(Frederic Leighton)是維多利亞時期的重要藝術家,曾在皇家藝術學院任教,受到皇室貴族青睞。他所設計的阿拉伯風格住宅,也成為當時藝文圈的社交中心。這次展覽包括的阿瑪塔德瑪(Lawrence Alma Tadema)、前拉斐爾派畫家米萊(John Everett Millais)、羅賽蒂(Dante Gabriel Rossetti)、布恩.瓊斯(Edward Burne-Jones)都是當時最著名、畫風最奢華,試圖打破大時代壓抑感的畫家,也都是弗雷德里克.雷頓之家的常客。當他們再度齊聚一堂,彷彿喚醒了維多利亞時代的輝煌,以及對於那個時代的歌頌。

但是這些畫家在第一次世界大戰之後就被遺忘了,本次展覽最精采的作品:阿瑪塔德瑪的〈黑利阿迦巴魯斯玫瑰〉(The Roses of Heliogabalus),描繪乖戾古羅馬暴君黑利阿迦巴魯斯(畫面中央,趴在躺椅上飲酒者),用數萬片的玫瑰花瓣將賓客淹死的故事。從1890年在皇家藝術學院展出過後,就在世界各地飄泊,這是百年後它首次回到英國。因此本展第二個重要性在於賦予維多利亞時期繪畫應有的重要性。

維多利亞時期學院派繪畫風行全球,吸引歐美各地的畫家前往倫敦發展,但十九世紀末,被印象派、抽象派繪畫奪去光彩後,兩次世界大戰所造成的社會動盪,讓學院派畫風被批評為過時,而逐漸被淡忘,1960年代才開始重新獲得注視。

弗雷德里克.雷頓著名的〈燃燒的六月〉就是一個例子,目前是波多梨各龐賽美術館(Ponce Art Museum)的鎮館之寶,在拍賣會上曾以140美金流標,1963年才被波多梨各總理從阿姆斯特丹的畫廊買下。近年來人們對維多利亞時期又開始感興趣,〈燃燒的六月〉已經在維也納、馬德里各地巡迴展出。

維多利亞時代畫家喜歡回溯古希臘、羅馬、埃及的文明成就,並將考古學般精準的建築、服裝、文物納入畫中。〈克琳娜,達格爾的甯芙女神〉(Crenaia, the nymph of the Dargle)展現弗雷德里克.雷頓對古希臘時代的嚮往,性感的薄紗白袍也成為上流社會流行的宴會時尚。

佩雷斯.西蒙對歐洲古文明的興趣濃厚,有考古學家般的精神,並以實踐家的魄力,創建藝術收藏與研究教育機構。建立故鄉阿斯圖里亞斯相關的藝術收藏機構即為一例,阿斯圖里亞斯歷史悠久,他收藏了中古世紀至今的一些歷史文物,及主要藝術家的雕塑、繪畫作品。

在畫作內容方面,佩雷斯.西蒙特別喜愛收藏慶祝生命及家庭價值的作品,還有浪漫派所展現的宏偉、敬畏,人所受的苦難。對於自由的渴求,繁華世界的物質需求,關於母親、童年或青春期等主題的畫作。從作品可以看出畫家高超的技巧及扎實地費盡心力,自然之美,女人之美,感性的、情慾的,宗教性的,情緒性的,展現世間朋友情誼的、神話的、音樂的、超然的,從古典學院派到現代主義一直追求的普世目標。

▍收藏、儲藏引擎、藝術的散播:我的經歷

去年,佩雷斯.西蒙在Caixa論壇中,與世界各地主要美術館的館長、策展人分享他的收藏的背景及過程,內容精采且值得藝術收藏同好參考。
以下節錄他發表的談話:

「我的收藏具有百科全書般的特質,展現十四世紀至今的繪畫演變。這些作品代表了我的直覺,我的延伸,反應了我的經驗及生活經歷。這些作品也定義了我。每一件作品都反應了我的特質。

從小時候就常為喜歡的作品收集書本、照片或複製品。1970年與妻子約瑟芬娜(Josefina Carrera Pérez)一起買下第一幅畫,讓我落入記憶之海,回想起童年時光。多年來努力的累積,我獲得了古典及現代藝術領域中具代表性的藝術家作品。經年累月下建立起大量的藝術品收藏,大多是繪畫與雕塑作品。從此之後,我就像是個寶藏獵人,為了滿足我的執著、狂熱,以及對藝術的胃口。
喜歡雕塑更甚於繪畫,之所以更有樂趣,在於每每欣賞文藝復興大師雕塑,能感受生硬的物質被藝術家賦予生命,而且雕塑無法單藉由書本傳達作品精神,每個角度都有不同的變化。

出自於個人的經驗,並不代表絕大多數的收藏家。

做為一位收藏家,我感到做大的樂趣是從作品對現實的另一種角度來看我自己的存在,從作品中汲取知識與美感經驗來提升現有的處境。

收藏是一種愛的表達方式,也是一種對美的熱愛與執著。

藝術家及他們的作品在收藏家的眼中成為永恆,收藏家欣賞、珍藏,為一件作品投注執著與狂熱。

所有的收藏家必須有寬闊的胸襟,接受一份社會責任,了解收藏所帶來的社會期代,擁有研究與調查的精神,必須保持良好的收藏系統,不斷精進收藏內容,更重要的是能分享他所擁有的收藏。

價格向來不是我收藏與否的因素,我也不跟隨市場的波動起伏。藝術作品不能像是金融交易般買賣,我的字典裡沒有「炒作」。

如果有人提出鉅額的誘惑,部分收藏我或許考慮出售,但記得收藏家和商人是不一樣的,收藏家投入的愛,讓他無法想像,那深愛的、珍藏的會離他而去。
藝術市場雖然和其他地方一樣,具有法律的規範、市場的風險、各式中介行政體系,有時也會有非常態的事發生,如:贗品或不確定是真是假的作品被確定為真跡,有的作品來源或許是奇怪的或非法的。

我經歷過,像是1997年在倫敦的拍賣目錄上有幾件布恩.瓊斯(Burne-Jones)的作品,買了其中一幅,過三年後,收到蘇格蘭場的蒐證信函,他們逮捕了兩位英國籍仿畫畫家,坦承藉由拍賣管道銷售,因此需要回收所有仿畫。
偵查之後判定,賣方蓄意在五幅畫作中摻雜三幅假畫,魚目混珠,躲過拍賣公司的鑑定關卡。仿畫畫家約翰.麥亞(John Myatt)因此坐牢,他的兩百幅假畫也存放在不輕易對外開放的倫敦蘇格蘭警場「黑博物館」。

前陣子有件大的醜聞,畫胖蒙娜麗莎的藝術家費爾南多.博特羅(Fernando Botero)親自看到一幅仿畫登上拍賣目錄的封面,因此主動提出警告。這個例子是因為有人將費爾南多.博特羅的仿畫贈送給具有收賄前科政治人物,這位政治人物不知情,因此將仿畫送去拍賣會。

類似的案例層出不窮,也曾經發生在我身上。我所收藏的一幅墨西哥畫家阿爾法羅.西凱洛斯(David Alfaro Siqueiros, 1896-1974)在編輯成展覽目錄時,發現畫作尺寸與國家資產檔案記錄不合,送調查後印證,那是一幅複製品,曾經也是送給一位政治人物,政治人物過世後,他的家人將畫送去拍賣。

總而言之,好消息是,拍賣公司作為藝術作品公信力的掌門人,通常都具有嚴謹的審查制度,就算交易前沒發現異狀,也保障交易後五年之內,被查出為仿製品能全額退款。

在藝術市場中挑選作品有幾個特別需要注意的地方,佩雷斯.西蒙提出八個要點:
一、把持柱收藏的中心目標,不因特權機構、媒體或為了人際關係而動搖。
二、挑選具有完整的報告檢測的作品,包括使用媒材、龜裂或瑕疵、過去作品修復歷程、未來如何修復及維持的建議書、X光、紫外線掃描、作品尺寸、畫框狀況評估、基座與支撐方式等等。
三、需具有作品來源出處證明書。
四、理想中,該有作品的相關研究資料,以及圖片被引用的紀錄。
五、作品在哪裡展出過,都續要保留足夠的證明文件、展覽目錄。
六、向學者專家、學校請益,了解作品的歷史背景、潮流,以及藝術家創作的確切年代。
七、有同年代其他藝術家作品的銷售成績作為比較,才能知道自己提出的價碼是否合理。
八、尋求法律、稅務等規則的諮詢,每一件購入的作品,必須合乎原來持有作品的各個國家法律。

佩雷斯.西蒙表示,雖然基本功課都做好了,操作過程中仍有可能遇到其他非預期的因素會影響收藏的結果。他曾遇過,在柏林畫廊買到被稱之為「被納粹從猶太人手中竊取的」藝術品,以及從墨西哥宗教機構將藝術品拿到銀行做抵押融資,後來被認定為國寶,都需要配合返還的案例。由此可知,收藏古董藝術品的過程曲折,有很深的學問。

購買藝術品的經驗,和藝術家、畫廊、私人機構溝通,歐美和亞洲的拍賣市場也很重要,通常不需要直接到場,透過遠距離溝通。

在拍賣場中,競價開始前就能感受到緊張氣氛,拍賣會像是嚴謹的教室,各種情緒交錯,當獲得了一件渴求以久的戰利品,興奮的情緒有點不真實,回想剛剛經歷過的戰役,還有從額頭流下的汗珠,交易確定的落搥聲就像勝利的鐘聲,充滿喜樂。」

佩雷斯.西蒙認為,藝術收藏家對社會有更大的責任,不該只在意投資報酬率。因此他提議收藏家們,分享獲得的知識,讓一般大眾也能多多接觸大師的作品。
佩雷斯.西蒙創設獨立的收藏,致力於藝術遺產的研究、分類、保存與推廣,納入更多的好作品,讓收藏體系更完整。建置圖書館,包含五萬冊藝術專業書籍。他們深信推廣藝術知識,完善的教育制度能提昇大眾的生活品質。

▍圖說

雷德里克.雷頓 克琳娜,達格爾的甯芙女神 1880 油彩畫布 墨西哥佩雷斯.西蒙收藏(c)Studio Sébert Photographes

阿瑪塔德瑪 黑利阿迦巴魯斯玫瑰 1888 油彩畫布 墨西哥佩雷斯.西蒙收藏(c)Studio Sébert Photographes

雷德里克.雷頓 希臘女孩在海邊撿石頭 1871 油彩畫布 墨西哥佩雷斯.西蒙收藏(c)Studio Sébert Photographes

摩爾(Albert Joseph Moore) 四重奏:藝術家向音樂致敬 1868 油彩畫布 墨西哥佩雷斯.西蒙收藏(c)Studio Sébert Photographes

米萊 愛的束縛 1875 油彩畫布 墨西哥佩雷斯.西蒙收藏(c)Studio Sébert Photographes

史朱德維格(John Melhuish Strudwick) 在那金黃的日子裡 1907 油彩畫布 墨西哥佩雷斯.西蒙收藏(c)Studio Sébert Photographes

菲德力克.古德(Federick Goodall) 尋獲摩斯 1885 油彩畫布 墨西哥佩雷斯.西蒙收藏(c)Studio Sébert Photographes

龐提鄂(Edward John Poynter) 衣索比亞公主:安朵美達   墨西哥佩雷斯.西蒙收藏(c)Studio Sébert Photographes

布恩.瓊斯 賣花女,心之所想 1871 油彩畫布 墨西哥佩雷斯.西蒙收藏(c)Studio Sébert Photographes

羅賽蒂 羽毛花的維納斯 1867-1868 油彩畫布 墨西哥佩雷斯.西蒙收藏(c)Studio Sébert Photographes

倫敦雷德里克.雷頓之家博物館內部陳設。(c)Courtesy of Leighton House Museum and Will Pryce

雷德里克.雷頓之家博物館內阿拉伯大廳。(c)Courtesy of Leighton House Museum and Will Pryce

阿拉伯大廳建築外觀。